新华社记者刘旸

新华社记者刘旸摄

新华社柏林5月11日电

新华社记者刘旸

德甲最年轻的俱乐部,七年“四连跳”,十年成新贵。突飞猛进的莱比锡,在以扎实传统著称的德国足球界似乎是个异类。“大跃进”式的疯长令人咋舌,高投入和过度商业化令球队饱受争议。

图片 1

5月11日,拜仁慕尼黑队球员莱万多夫斯基与莱比锡队球员奥尔班在比赛中拼抢。当日,在2018-2019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33轮比赛中,拜仁慕尼黑队客场与莱比锡队战成0比0平。新华社发

然而,见或不见,“硬核”事实就摆在那里。自2009年成立以来,从德国第五级联赛起步,2016年他们就升入德甲。三年后,他们可以和豪门拜仁慕尼黑掰手腕,丝毫不示弱。

在11日德甲倒数第二轮中,莱比锡在主场迎来夺冠呼声极高的拜仁。他们用彪悍的防守捍卫了主教练拉尔夫·朗尼克赛前“成为联盟最强球队”的宣言,0:0逼平对手,将争冠悬念拖到最后一轮。

图片 2

5月11日,拜仁慕尼黑队球员基米希与莱比锡队球员维尔纳在比赛中拼抢。新华社发

莱比锡在过去15场比赛中保持不败,创造队史新纪录。门将彼得·古拉奇本赛季第16场力保城门不失,傲视联盟其他门将。

两队上次在拜仁主场相遇时,里贝里在第83分钟才打进一球小胜。赛季下半程,欧罗巴联赛小组遭遇淘汰后,莱比锡卸掉包袱,生猛发力。2019年里,莱比锡只输了一场球,下半程里他们收获的积分是联盟第二高的35分,仅次于拜仁的39分。直到倒数第三轮前,他们仍然保持着理论上夺冠的可能。

图片 3

比赛现场。新华社记者刘旸摄

倒退十年,没有人能想到莱比锡会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当时俱乐部制定了“八年冲甲”计划,被媒体和球迷冷嘲热讽。事实上,他们还提前一年实现了这个“小目标”。何止冲甲,他们险些“冲冠”。

莱比锡刚升入德甲的2016-2017赛季,没有过渡期,没有适应期,一口气直接爬到德甲亚军。同样是倒数第二轮中,他们主场迎战拜仁。他们横刀立马,四次攻破拜仁大门。拜仁最后依靠罗本的绝杀才以5:4挽回颜面。

图片 4

5月11日,莱比锡队球员克洛斯特曼在拜仁慕尼黑队球员蒂亚戈的防守下传球。当日,在2018-2019赛季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第33轮比赛中,拜仁慕尼黑队客场与莱比锡队战成0比0平。新华社发

如今,德甲官网已将“拜仁对阵莱比锡”上升到和“拜仁对阵多特”一样的全国级别对决高度。一个是荣誉满堂的江湖大哥,一个是急速攀跃的可畏后生,两队此役未分胜负的遗憾,将留给德国杯决赛。

莱比锡迅速崛起的十年,在很多球迷和媒体人士看来,不仅违反了职业足球的发展规律,而且还破坏了联赛平衡发展的竞赛生态。

图片 5

比赛现场。新华社记者刘旸摄

总部在奥地利的饮料大亨红牛集团“觊觎”德国足球已久。德国足协对红牛进驻本国职业足坛保持高度警惕。红牛此前多次收购老牌劲旅的企图未能得逞,最终他们通过收购第五级联赛中的球队,同时提高会员会费,收拢决策权,绕开德国足协注册参赛,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在球队命名上,红牛耍的小聪明很不招人待见。“RB莱比锡”中的“RB”缩写让人首先联想到的便是“红牛”。德国足协规定球队名称中不能出现赞助商,但他们解释RB是注册名称“草地球类运动”(RasenBallsport)的缩写。

图片 6

5月11日,莱比锡队球员波尔森与拜仁慕尼黑队球员格纳布里在比赛中拼抢。新华社发

他们遭遇最多的批评是高额投资和过度商业化,俱乐部也被不少球迷和媒体扣上了“暴发户”的帽子。

在红牛竞技场媒体评论员转播席,坐在记者旁边的是德国《世界报》评论员朱利安·沃尔夫。在他看来,金钱让这支球队毁誉参半。没有高额投资,不可能换来高速进步。但过度商业化损害了德国足球的传统声誉,也不利于积累培育深厚的球队文化。

“有钱的财团很多,钱都花对地方也不容易。”沃尔夫评价说,“有钱是一方面,莱比锡取得成功还和朗尼克息息相关。他既是俱乐部经理,也是球队主教练。他知道如何把商业利益和球队成绩结合起来,取得最好的效果。”

图片 7

资料图:2019年4月23日,莱比锡队球员在比赛后庆祝胜利。新华社发

需要承认的是,红牛集团在体育跨界整合营销上确实有些创新举措。除了足球,红牛还赞助了赛车队、摩托车队。11日比赛开赛前,主办方还邀请了曾经效力于红牛旗下摩托车队的西班牙车手马克·马克斯在赛场预热表演,嗨翻全场。

在争议中前行,莱比锡球队发展道路的特殊性也决定其独树一帜的文化内涵。最幸福的当然还是这个城市的球迷。莱比锡11日下了一整天雨。中午距离比赛开赛还有3个小时,球迷就在雨中集结,从火车站一路高歌,在多辆警车“保驾护航”下,向红牛竞技场激情进发,为他们最后一个主场狂欢。

编辑:实习生张旭周欣

签发:李丽

版权归新华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